萬歷通寶價格 嘉靖通寶價格 紙幣收藏價格表 第一套紙幣價格 第二套紙幣價格 第三套紙幣價格 第四套紙幣價格 銀元價格 郵票價格 金銀幣價格 連體鈔價格
當前位置: > 收藏百科 >

【乾隆歷史】雨多生疑天子覺察偽報旱災吞沒賑銀巨案
來源: http://www.hxtxpd.tw  古錢幣收藏網


 
乾隆四十六年三月,甘肅河州回民蘇四十三聚眾起義,帝派和、阿桂至甘督辦。四月和到甘肅后上疏奏報軍情,言及入甘境即遇雨。阿桂上報征戰之情,亦屢稱雨水太多延滯用兵。乾隆帝回想到過去甘肅連年奏報干旱,大起疑心,立即警覺起來,降旨詢問阿桂:該省向來年年報旱,何以今歲得雨獨多,其中必有捏飾情弊。諭令阿桂和署理陜甘總督的李侍堯仔細訪察辦理,據實上奏。《清高宗實錄》卷1148,頁7;《清史稿》卷339,《王望傳》。
 
乾隆帝確算經驗豐富,相當英明。他從雨水之多,立即察覺到甘省年年報旱之可能有偽,并且一下子就抓住了問題的本質,即甘省連年的賑災用谷必有虛飾吞沒之弊。事情果然不出他之所料。阿桂很快就查明,監糧未收糧食,而是折收銀兩。
 
乾隆帝諭令閩浙總督兼管浙江巡撫的陳輝祖,查訊在浙丁憂的王望,又命接替王望任甘肅布政使的王廷贊呈報監糧私收折色實情。四十六年六月初,王廷贊向遵旨詢問的軍機大臣、大學士、九卿供稱:到任后,原不許折色,因無人報捐,只得仍舊如此辦理。又恐各州縣有短價勒買糧之事,故定一名交銀五十五兩的數額,甘省糧價較賤,此數足敷定額。又因捐生多在省城,將此事改歸首府辦理,由其收捐,仍將收來之銀,發給各州縣,購買糧食補還倉庫,按季申報,道府并加結于上。
 
王廷贊此供,純系巧言編造,隱匿真情。乾隆帝于六月初十日下諭駁斥其非說:所供殊不足信。甘肅收納監糧,原為倉儲賑濟起見,自應收取本色糧食,焉能公然定數私收折色,且從無一字奏聞。若言甘省糧賤,五十五兩銀買的糧食,已符定額,則該處收成自必豐稔,為何每年又需賑災如災賑屬實,糧價必昂,則五十五兩銀必不能買足所定的糧數。二者均不可解。可見所供盡屬支離,其中恐有竟不買補,虛開賑濟,冒銷情弊。且捐監一事,自應聽憑本生自行平買,繳納糧食,為何必欲官為收銀,并交首府總辦明系官折收于前,又復冒銷于后,兩邊俱得便宜,而百姓仍從中受累。此事情弊甚大,不可不徹底清查。此時惟阿桂、李侍堯為中外最能辦事之人,且于此事又從未經手,毫無回護,著傳諭二人,即將此案實在情形,詳悉查明,據實具奏。《清高宗實錄》卷1134,頁15、16。
 
乾隆帝此諭,將王廷贊駁斥得體無完膚,尤其是論述糧賤則必系豐收,為何又要年年賑災如果賑災屬實,糧價必貴,五十五兩之銀焉能購買額定捐監之糧數兩者不能共存,必有一真一假。這段話講得十分透徹,王廷贊是無法掩飾和回辯的。而且他又據此分析出,官府恐有竟不買補,虛開賑濟的冒銷情弊,已經將此案的性質作了明白無誤的正確的結論,為徹底偵破這一大案奠定了基礎,指明了方向。當然,此時局面還不明朗,他只能根據已有的很少的材料,作些分析論證,還不可能看到這不是恐有冒銷之情,不是少數官員所作的局部之弊,而是根本未收糧食,省府州縣各級官員通同作偽,將全部監糧的折銀盡行吞沒。
 
此諭下達后的第三天,六月十三日,閩浙總督陳輝祖之折到京。陳輝祖奏,查訊王望在甘肅藩司任內私收監糧折色一事,據王望供稱:風聞有折色之事,當經責成道府查禁結報,且意在捐多谷多,以致一任通融。
 
王望此供又系詭辯,乾隆帝于六月十三日下諭對其駁斥,并宣布要徹底清查此案。他說:著傳諭陳輝祖,再行審訊王望,將當時道府是誰,如何私收捏報,令其逐一供明復奏。并傳諭阿桂、李侍堯,即將王望在甘肅時結報監糧之各道府,查審具奏。至于捐收監糧,原為倉儲起見,今既稱私收折色,仍行買補糧食還倉,且以捐多谷多為能事,則該省之糧充足可知,但為何每年又須賑恤且即欲收捐,亦當聽該生自行繳納本色,不致抑勒百姓,百姓仍得貴價,何須官為包攬,以致弊竇百出朕于監糧一事,本為甘省地瘠民貧,每歲不惜百十萬賑濟,以惠養窮黎。若以惠民之事,而轉為累民之舉,徒令不肖官員,借端肥,所關甚大。況此事不發則已,今既經發覺,自應根求到底,令其水落石出。此事積弊已久,通省大小官員無不染指有罪,但亦斷不能因罰不及眾,輒以人多不辦為詞。即從前之結報各道府,此時已經升調者,人數不多,無難治罪。況中外人才不乏,斷無少此數人便不能辦事之理。此而不嚴行查辦,將何事不可為也。著傳諭阿桂、李侍堯:務將此事如何舞弊分肥,如何冒銷勒買各情弊,并向來蒙混出結之道府,嚴切根究,據實指名參奏。倘阿桂等此次稍存瞻徇,代為擔承,將來別經敗露,伊二人其何以對朕耶。《清高宗實錄》卷1134,頁19、20。
 
乾隆帝此諭,比三天前下達之旨,在三個方面將案件的審理,推進到新的高度。其一,他明確指出,不肖官員已將監糧這一惠民之事變成累民之舉而大發橫財,再一次并且更為清楚地將此案定為貪污案。其二,斷定此案為并非三五劣吏之作惡,而是集團貪污,省府州縣官員通同作弊,通省大小官員無不染指有罪。其三,宣布要堅決徹底根究,不會因罰不及眾,牽連太多而罷休,一定要嚴行查辦,并責令阿桂、李侍堯不得徇情瞻顧,否則后果自負。
 
過了四天,六月十七日,因阿桂奏報連遇陰雨,大雨竟夜而無法進攻,乾隆帝又連下三諭說:甘省如此多雨,而歷來俱謊稱被旱,上下一氣,冒賑舞弊。甘省向年俱奏雨少被旱,歲需賑恤,今阿桂屢奏稱,雨勢連綿霈,且至數日之久,是從前所云常旱之言,全系謊捏。該省地方官竟以折收監糧一事,年年假報旱災冒賑,作弊已屬顯然。著王大臣會同刑部審訊原陜甘總督勒爾謹和藩司王廷贊,為何從前俱以雨少被旱為詞,命其據實供吐。他并令王大臣專向王廷贊宣諭:其從前保全省城,功不可沒,若能將甘省歷年通同舞弊之情逐一據實供明,可以加恩寬宥,以其功抵罪,否則,必自取重罪,伊之生死,總在此番實供與否。《清高宗實錄》卷1135,頁2、3、4。
 
這樣一來,乾隆帝已將此案的基本情節和性質,以及牽連的人犯,均已了解無遺,并一一作了結論,責令欽差大臣、大學士、一等誠謀英勇公阿桂和署理陜甘總督李侍堯嚴切究辦,二位大臣當然會全力以赴,認真辦案,不敢瞻顧徇私,因而整個案件便迅速徹底查明。
 
七月初,阿桂、李侍堯將王望等在甘肅將監糧折收銀兩,在省包辦、冒銷賑糧等種種弊端,全行查出,向帝奏報。乾隆帝于七月三十日下達的一道上諭,對此案情形作了總結性的概括。諭旨說:甘省收捐監生,本欲藉監糧為備荒賑恤之用。乾隆三十九年經勒爾謹奏請開捐,議準允行,原令只收本色糧米,其時王望為藩司,即公然征收折色銀兩,勒爾謹竟如木偶,毫無見聞。于是王望又倚任蘭州府知府蔣全迪,將通省各屬災賑,歷年捏開分數,以為侵冒監糧之地,自此上下勾通一氣,甚至將被災分數,酌定輕重,令州縣分報開銷,上侵國帑,下屯民膏,毫無忌憚。《清高宗實錄》卷1136,頁8、9,卷1137,頁45。
 
從案情來說,阿桂之奏和帝之諭旨已講得十分清楚,作弊之法并不復雜,也不神秘,而是非常簡單的,即王望、蔣全迪與甘省各府州縣官,分別收取若干名監生繳納的監糧之折色銀,然后每年用因災賑濟的名義,將此銀冒銷,于是,監糧之銀便全部落入王望等官員手中。
 

推薦閱讀
推薦閱讀
网球比分规则介绍